百年感想
家族故事


  牛山油礦的故事 by 江源慎

        太陽帶著那麼一絲赤辣的六月天,戴著斗笠的蕉農開著農用拼裝車,裝載著一簍簍的香蕉,吵雜而緩慢地從山坡上的小徑滑溜下來,從我和父親的身邊擦身過去。這兒就跟南台灣大多數地方一樣,經濟作物爬滿了每一寸山坡地,一整片山被平凡不過的香蕉園給覆蓋著。漸漸遠去的拼裝車,也把整座山的聲響帶走了,只留下一片微風吹送帶來的葉片窸窣聲。


        農地裡突兀地有著一條長而直、貫穿而過的石板道路,間或有著崁著鵝卵石、突起的駁坎參雜其間,毋須明眼人來看,都能猜想著這個地方原本並不是眼前這般模樣。往前行去,一個擺在三合院前的大鐵桶子洩漏了這個地方的名,一個已經不再浮現於地圖上、沉睡於許多鄉賢回憶中,曾經是南台灣天然氣產出地的探油移民村落—牛山油礦。

        牛山油礦位於牛山與尪仔上天山兩座小丘所夾的山凹中,曾是一個有近兩百戶,人口超過一千的聚落,歸屬中油公司新營礦場管理,為其所屬的四大分礦場之一,也是最後一個廢棄的新營礦場礦區,另外三個分礦區分別是關子嶺的六重溪礦場、中埔的凍仔腳礦場及玉井的竹頭崎礦場。一千餘名村民生活所依,是圍繞在村落周圍的27個天然氣井,大部分的男性村民都受雇於中油公司,除了單身者外,眷屬也跟著住在這山村裡。沿著龜重溪畔興建的採礦移民村落,不僅有完整的辦公廳舍、員工宿舍外,還有著鐵工廠、福利社、理髮廳、醫務室、保警室、幼稚園、簡單的市場和一個挪大的牛山戲院,每天還有固定的新營客運交通車,運載著村民來往山地與平地間,能搭著到新營採買、辦事、求學。千餘人的開發聚落,猶如山區小北投,熱鬧一時。




        牛山油礦的開發頗早,日治時期日人從事台灣資源調查時,便發現附近的牛肉崎部落附近有露頭,依據山勢跟岩層走勢,研判周遭可能有石油蘊藏。大日本石油業株式會社及日本石油株式會社分別自1914年(大正3年)起在附近購地,但直到1929年(昭和4年)5月才正式由日本石油株式會社在山下的番社庄(今台南市東山區街上)招工,在東大工科畢業的台灣礦業所所長上野幸作及其所屬技術員的帶領下,上山探礦,8月間挖了第1號井。這一年,我那有著公學校學歷的爺爺,放棄在街上米店夥計的工作,上山當鐵工學徒,學著怎麼維修鑽探器材,就這麼在這個地方留了下來。牛山油礦聚落形成之前,當地杳有人煙,牛肉崎部落以上幾乎都是生番,為了壓制當地、維持治安,在1900年之前便設有一座牛肉崎警察官吏派出所。二十廳時期,這座派出所為鹽水港廳前大埔支廳所轄的七個派出所之一。

        山上的福利還不錯,為便利工作,員工配有宿舍。宿舍散佈在整個移民村的四圍與村子中央的廣場邊,單身者配有單身宿舍,攜眷者配有連棟的木造宿舍,隨著階級升轉,還能轉配有前庭的獨棟木造宿舍。在村子廢棄前,王家老家就位於福利社轉角邊第一家有著庭院的獨棟宿舍裡。磚砌的低矮紅牆,有著一扇象徵式的鐵門,是隔離內外的分野。房子不大,約莫二十來坪,隔成兩廳三房,房間都是塌塌米通鋪。這個小房子就是我的大伯、三個姑姑及三個叔叔出生、長大的地方,一家子十口人,使得屋子稍微擁擠了些,通鋪就是一家子吃飯、睡覺的地方。院子不大,但能擺放所騎的單車,還有一點空間能自己種點蔬菜,貼補家裡伙食。




        村裡的孩子都能進幼稚園裡讀書,裡頭有一個孩子們最愛的石製溜滑梯,樣子是一頭大象。為了讓油礦子弟能繼續升學,於1941年(昭和16年)在村子外的山坡底下的牛肉崎部落成立了一所私立的「新營礦場員工子弟學校」,專收牛山油礦子弟入學,免去非得下山到番社庄讀書的奔波,校地不遠處就是警察官吏派出所。上學途中會經過的牛山吊橋,便是唯一一條能通往牛山的道路。別看他僅是一座吊橋,可堅固得很,新營客運的大客車就是通過這座大吊橋進到牛山油礦的。龜重溪畔的取水廠除了提供全村水源之外,便是孩子夏天戲水的絕佳場所,如果撈到魚蝦,還能拎回家加菜。




        牛山油礦所產的天然氣,原本是集合六重溪礦場所採天然氣,在牛山一帶洞坑裡製作炭煙所用,後因1936年成功開鑿噴氣量穩定的5號井,產量越增,便在1941年時由日本石油株式會社自鄰近的枋子林鋪設天然氣管,順送下山,直抵新營街上東郊的充填站,除了供應北台南一帶民宅使用之外,最主要是為新營當地玻璃工廠提供穩定的能源。這一年,爺爺娶妻,兩年後生了第一個男孩子,也就是我的大伯,取了一個日本名字—輝(Teru)。日本石油株式會社管理期間,總共探勘了24口天然氣井,其中成功的有15口。牛山礦區所產的天然氣,一度占有台灣全島天然氣產量的二成上下。有著便於取得的天然氣,也使得牛山礦區總能有熱水用,受惠於天然氣噴發的地熱,村子附近也有野溪溫泉,能隨時去泡泡,洗去疲勞。

        太平洋戰爭期間,或許因為牛山礦區位於山嶺中,未曾遭受盟軍軍機的直接轟炸,但戰爭所帶來的船運阻滯,新營充填站在擴建之後的新設備無法運來,影響了牛山油礦的產出。直到戰爭結束,日本戰敗投降,日人所屬公私財產全被國民政府接收,初時為繼續維持生產,避免影響民生與重建工作,暫時留用了一些日籍員工,並將大部分台籍基層員工留用,改歸經濟部台灣區特派員辦公室石油事業接管委員會礦產管理處管轄。待資源委員會中國石油公司於1946年6月1日在上海成立後,便改歸中油公司管理。台灣油礦由日人民營轉為政府公營的歷程,與台灣糖業的經驗相仿。我爺爺便在這因緣際會下,自日本石油株式會社的員工,一變為中油公司的員工,唯一不變的是,他留在牛山油礦,工作跟家庭還是繼續在此延續著。




        戰爭結束之後,牛山油礦及牛肉崎部落一帶合併為牛肉崎西村,取其位置在牛山之西而來,但因當地經常缺水,便在1948年改名為水雲村,盼能因此名多招雨水來。隨著村子更名,也影響了牛山油礦村落鄰近的機關名稱。牛肉崎警察官吏派出所改稱為水雲派出所;原本的員工子弟學校在國家推廣普及教育的意圖下,一如台糖在各地糖廠的私立小學一般,開始兼收鄰近地區子弟入學,於1950年改為普育代用國民學校,並在1953年為政府徵收,改稱為台南縣立水雲國民學校。

        新營礦場所屬四礦,在1949年時因六重溪與凍仔腳兩礦產量不足廢礦,六重溪的人員調往牛山。人力的充足,遂在戰後的牛山開挖了第一口井,牛山25號井,天然氣量大幅增加,亦加重了牛山在天然氣產出總量的份量。

        1973年起,牛山油礦油氣枯竭,產量銳減,先前挖掘的天然氣井都是乾井,沒能繼續增加產量。1976年2月之後,在中油的油礦探勘處列表中便不再有新營礦場的編制,牛山油礦廢棄,人員多他調,轉往竹東、鐵砧山等其他礦場,或是改調位於苗栗的探採事業部。爺爺在油氣產出大幅滑落前,便先於1972年隻身調往竹東礦場工作,將家人留在牛山,一家子直到1974年年初才北遷竹東,落腳在員棟里資源莊的中油宿舍。1976年末,我在竹東街上出生,我無緣住在牛山的宿舍裡,但卻常隨著父親每年回台南老家過年、掃墓的機會,踏進牛山油礦舊宿舍裡,一年一年,看著它從荒廢、頹圮到煙消雲散,直到今日,化為一個一個的香蕉園。

        香蕉葉伴著微風,順著山徑走去,僅剩殘存著的日式辦公廳舍前的石板道路,紀念著牛山曾經夜通燈明的繁華熱鬧。

back...   

聯絡我們相關連結下載專區│瀏覽人次 139988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