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 English ] 
 
 
中心訊息
最新消息
關於中心
組織章程
中華民國發展史撰寫計畫
研究人力
計畫介紹
學術發展
政治與法制
經濟發展
社會發展
文學與藝術
教育與文化
廣宣活動
學術會議
中華民國發展史大事記
書寫你我小故事‧刻畫百年大歷史
現代中國的形塑研究計畫
計畫介紹
史學現代脈絡下的中國史書寫
少數民族與現代中國的形塑
中國認同與現代國家的形成
形塑現代中國的日常生活
現代中國宗教的形塑
文學與藝術的現代轉化與跨界研究
明清中國社會變遷與其當代遺產
從影像看二十世紀中國
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形塑
中外關係與近現代中國的形塑
現代中國與國際體系
近代中國檔案管理之變遷與發展
短期訪問學人
形塑中國:研究計畫總成果發表會
中國近現代資料檔案中心
介紹
中華救助總會檔案
蔣中正先生講座
活動緣起
102年
103年
出版品
專書
政大88週年校慶活動
中華救助總會數位檔案資料庫啟用典禮暨座談會
國際冷戰研究團隊籌組工作坊
摶風講座
現代中國的形塑人文通識
課程介紹
課程預錄影片
抗日戰爭時期《蔣中正總統檔案─事略稿本》編校出版計畫
計畫介紹
新書發布會
關鍵年代系列工作坊
難忘的關鍵年代:1945-1949
八二三砲戰
故宮文物南遷
黃金檔案──1949年黃金運臺解密
尋求歷史座標點計畫
計畫介紹
104年系列活動
105年系列活動
合作交流
交流單位
學術網站連結
近現代史中外文網站
聯絡我們
來信.賜稿
所在位置 首頁 > 中心訊息> 最新消息> 即時訊息> 2016.12.7 「歷史‧檔案‧國際法:釣魚臺議題座談會」綜合座談摘要紀錄
即時訊息中心公告
最新消息


2016.12.7 「歷史‧檔案‧國際法:釣魚臺議題座談會」綜合座談摘要紀錄
2016-12-12
活動時間:105年12月7日(星期三)9:00-11:30
活動地點:國立政治大學社會科學資料中心一樓數位展演廳
活動主講:林泉忠(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申佩璜(中華 民國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前司長)/周惠民(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兼 人文中心主任)/陳純一(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教授兼國際法學研究中 心主任)
活動主辦:國立政治大學國際法學研究中心/國立政治大學人文中心

周惠民(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兼人文中心主任)
日本人為什麼要把釣魚臺併入琉球,而非留在臺灣,作為其附屬島嶼,在日治時期的當時,不是一樣在其控制之下?

申佩璜(中華民國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前司長)
我認為日本在一開始,就沒有將釣魚臺視為是臺灣的附屬島嶼,而且日本對於釣魚臺的野心,應該是遠在對臺灣的企圖之上,這可以從1885年山縣有朋開始圖謀設立國標的事情上看出一二。這是我的看法。

林泉忠(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我覺得是日本不承認在內閣決議,也就是在1895年1月14日之前,釣魚臺列嶼是屬於任何一個國家,或是政治實體的掌控之內,判定其為無主島。在內閣決議之後,日本才將之編入其版圖當中,而當時並未有其他國家有所異議,因此成立。其後又強調導致臺灣割讓的《馬關條約》,是在1895年的4月17日才簽訂,然而在此之前,釣魚臺已經列入在其管轄下的沖繩縣所屬,所以兩者不可相提並論。當然這其中也存有相當的弔詭之處,即無論是在1895年的1月14日之後,或是在4月17日之後,日本有沒有實際對釣魚臺列嶼進行實際的掌控,因為當時並未設置國標,究竟有多少的管理事實,這是存有爭議的。剛才我也有提到,在《臺灣水產》的文獻當中,有記載在1915年,臺灣漁民的捕漁範圍已經擴及至沖繩轄下的尖閣群島,可知當時日本的認知,釣魚臺是在沖繩縣下,但在此之前的這段時間,仍有待去考證研究,以更多的史料分析日本如何去管理、經營釣魚臺列嶼。

陳純一(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教授兼國際法學研究中心主任)
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我也提一點我的看法,確實這件事有點奇怪。4月都簽訂了《馬關條約》,為何不併入其中?過去都是公開的,為何這次不公開?究其原因,目前暫時還找不到。當然,以日本的立場就是「我認為當時釣魚臺列嶼就是屬於沖繩縣了」。但我想可從以下兩個點來討論,其一,當時日本是否真的有把握拿下臺灣?這是一個問題。可能日本並沒有十成的把握,因為他擔心美國的介入,甚至是其他國家的干涉,讓他無法順利拿下臺灣。後來也確實發生了三國干涉還遼的事件,從日本的角度來說,他當然要從有把握的先下手。其二,從當時的史料來看,釣魚臺與臺灣,基本上是被視為是一體的,然而在日本的角度,他有可能把他分為三個區塊,也就是琉球是琉球,臺灣是臺灣,但是釣魚臺卻有可能是大陸的一部分,也就是清屬的另外一個領土,因此拿下臺灣也未必能夠拿下釣魚臺。不過若是從清朝的觀點出發,在簽訂《馬關條約》之時,就會認定釣魚臺是臺灣的附屬島嶼,但日本卻未必這麼認為。這個「認定」,到目前為止也依然存有兩派的爭議──究竟釣魚臺是應當劃入臺灣,還是劃入當時的清朝領土當中。然而這些問題,由於缺乏官方文件,因此還未能夠進一步論述與證實。若是今天釣魚臺就是「無主地先占」的原則,理應光明正大,就應當公開公告。在那一段時間,日本其實也占領了許多的小島,每一個都有進行公開,卻唯獨釣魚臺沒有,當時一定存有某種原因。可能當時沒有史料,可能當時並不重要,但以歷史事實的情況來看,他也確實成為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點。

周惠民(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兼人文中心主任)
日本當時的一位外相陸奧宗光(Mutsu Munemitsu),他後來寫了一本回憶錄《蹇蹇錄》,他一直在討論到在中日戰後交涉的問題,他認為這個戰爭很快就會結束,中國馬上就會向日本求和。求和過程中,陸軍和海軍的要求並不相同,陸軍要索得遼東半島,而海軍希望拿下臺灣。日本當時還提出臺灣海峽是國際水域,以免有其他國家介入其中。或許日本早就覺得他可以拿下臺灣,但還是要把釣魚臺劃到琉球,我想這其中仍是有問題,可以討論。

申佩璜(中華民國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前司長)
迄今我國仍然使用「竊占」一詞,來加以敘明日本取得釣魚臺的事實,雖然日本對此屢屢表示抗議,然而經過多方考慮之後,還是將之放入官方文件、說帖當中,因為我們的目的是清楚地和國內民眾與國際人士聲名,日本取得釣魚臺的行徑過程,就是一種「竊占」。他明明知道釣魚臺不是無主地,自明清兩代以來,即屬於中國的屬地,但卻仍如此聲稱,趁清朝將敗之際,將之占領。中華民國要對釣魚臺主權進行法律戰的前提,就是要先讓國內的民眾與國際各國能夠理解並支持這個論述,這是經過審慎考慮的。
總結而言,釣魚臺列嶼自14世紀起即為我國人所發現、命名、使用,明代即已納入海防。清代以降,更納入臺灣的噶瑪蘭廳衝要,受其管轄,為臺灣附屬島嶼。19世紀末,日本在擴張主義的驅使下,企圖染指釣魚臺,先因實力不足,未敢輕舉妄動,等待十年後,再利用甲午之戰大敗清廷的機會,加以竊占,至今猶不肯依據1945年《日本降伏文書》,以及1952年臺北簽訂的《中日和約》的規定,歸還中華民國。日本的上述作為,影響了我國和日本之間的關係,也不利於區域安全與穩定。
中華民國政府認為釣魚臺列嶼自古以來就是臺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彭佳嶼之於臺灣一樣。在確保我釣魚臺列嶼主權之前提下,中華民國政府願意依據聯合國憲章及國際法所規定和平解決爭端的方式,與日本進行交涉,以達到維護主權、保障漁民權益,以及解決爭議的目的。

 

‧TEL: (02)2939-3091#80611 ‧FAX: (02)2938-7803 E-Mail:sthv@nccu.edu.tw 地址:11605台北市指南路2段64號政治大學社資中心二樓
NO.64,Sec.2,ZhiNan Rd.,Wenshan District,Taipei City 11605,Taiwan (R.O.C)